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: 博亿堂手机版 > 新闻中心

知青故事:萍水情(徐景洲)

  加入日期:2019-01-09 11:30    点击量:1382
知青故事:萍水情(徐景洲)

从船上卸沙子,是我下放时干过的最累最险的活。

七月的烈日下,湿漉漉的沙子比河泥还重,杠子磨得肩膀出血;走船上的跳板,一摇三晃,每次都是心惊肉跳。但活儿越是又累又险,就越能得到锻炼,于是咬牙绉眉坚持着,心里却盼着太阳快些下山。

只有装沙子时才可以松口气。我左顾右盼,船头蹲着的一个船员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他身穿旧军装,端着大茶缸,腋下夹着一本厚书,瞅着落日出神。别的船员此时正在一起侃大山、打牌,夕阳逆光中的他,益发显得孤傲不群。我心里油然而起一种很亲切的感觉,因为那时我也常感孤独,总觉前途渺茫,工余时,常常一个人拿着一本书,徜徉于田间小路或灌木丛中。突然,他转过身来,和我四目相对了。我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,脸莫名其妙地有些发烧,不等上满兜,抬起杠子就走。当我再抬着空兜返回时,那船员走到我面前,柔柔地说:“歇歇吧?”然后不容分说,拿下我肩上的担子,并手搭着我的肩,来到他刚才蹲着的船头。这情形被队长看到,他很高兴地大声说:“大家歇一会!”他把那船员认作船上的领导了。

那船员让我喝水,还给我毛巾擦汗,然后问我是不是本地人。我说我是县城下放的知青。他说他早看出来了,他是徐州知青,和我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。又说这活太苦,干不了就不要硬撑,身体是自己的。我听了心里暖暖的。接着他就讲起自己的下放生活来。讲他们在兵团时,一锨可以挖满一泥兜,两手可以拎着两泥兜劳动竞赛;然后再比谁吃的馒头多,当然吃的最多的,也就是最能干活的,也就是先进知青了。又讲他们为保卫女知青免受当地干部污辱,集体示威罢工,并把那个干部扔进粪窖里差一点淹死;讲他们馋极了半夜去老百姓地里偷西瓜吃,怎样悄没声息地扭断鸡脖子,一晚上偷了二十只鸡;讲他们一本正经地与当地农村女青年谈对象,装作要扎根农村一辈子,其实是为了消磨时光;讲他们怎样买通女卫生员吃泻药装拉痢疾泡病号;讲他们暗地里传看手抄本小说;讲他们偷爬运煤的货车回城……侃侃而谈的富有传奇色彩经历,令我这个小城镇长大的土知青听得直发呆,不相信广阔天地中,还有这样大有作为的知青。但他又很认真的说,其实他们大多数情况下,表现得还是很积极的,因为大家都明白,只有好好干,才有希望回城,回到亲人的身边。他是在农村干了五年整,才招工进了船队的。我说他真幸运,他却不以为然,晃了晃手里的书,神色黯然地说:“我想的是上大学啊!”我便问他拿的什么书。他把书递给我,原来是一本当时很畅销的青年自学丛书《数学》分册,但扉页上却题着“赵雅芬”的女孩名。他说这赵雅芬原是下放在一块的女知青,如今已推荐上了大学,送给他书,是希望他也能上大学。我安慰他说:“你一定能上大学的。”他有些沮丧地说;“太难了。上不了大学,一切就全完了!”他的话让我隐隐感到,他可能正在扮演着爱情悲剧的主角。

这时队里的人又在干活了,他让我把缸子里的水喝完,说:“你和我小弟差不多大,他也下放了。你有空还是要读读书,光死干活是不行的。”说完,他端着缸子回舱里去了。我影影绰绰看到他的眼圈有些发红,而此时我的心里,也正涌起了一股暖流。我没有哥哥,我真想喊他一声“大哥”。

也许是因为那船员和我聊得太亲热的缘故,队长就让我上沙子。收工的时候,我扛起铁锨走下船去,而那位萍水相逢的知青大哥,正站在船头向我招手。暮色苍茫中,我感觉他实在像荒野里的一棵孤独的树。不知怎的,向他招手时,我的心里既暖暖,又酸酸,既充实,又失落。